御宅屋 > 其他小说 > 空城咒 > 第三十二章 家族使命
    我拿手轻轻抚上这块三生玉石,发现摸上去有种温热的感觉,整个玉气也柔和,对于现在浑身冰冷的我,简直就是心理上莫大的慰籍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为了取暖,我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,整个人都完全扑在了这块玉石上,恨不得拿它当电热毯用。

    温润的感觉让我现在十分舒服,趴了没多久,困意便席卷了过来。我打着哈欠,懒洋洋的,不想动弹,也顾不得周围有没有危险,就准备沉沉的睡一会儿先。

    可就在我准备闭上眼睛的一瞬间,我才彻底想起了我下来是干嘛的!我不是来找孔仙的吗??

    为了让自己完全清醒过来,我用手抹了把脸,然后又啪啪给自己脸上拍了两巴掌,才感觉整个人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从玉石上爬下来,动了动筋骨,然后小心翼翼的,用不大不小的声音朝着周围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并没有人回复我,孔仙极有可能在掉下水潭的时候,姿势不对给水拍晕了。这要是淹死,可就冤枉了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抬腿去找找,却发现身后玉石的光线有了一些变化。

    我赶紧转身,向后看去。竟然发现玉石上像放电影一样,出现了一个屏幕,但这屏幕显然不是我们日常所见的显示屏,它没有边框边界,玉石就是它的放映范围。

    我在这影像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是……孔仙!

    他抱着膝盖坐在地上,头深深的埋进臂弯中,像是睡着了一样毫不动弹。要不是他身上那身衣服和熟悉的身形,我都无法认出那是孔仙。

    我靠近又摸了摸玉石,发现它和之前一样,并没有任何变化,温度也是一样,手感也是一样,就是不知这影像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否还记得家族的使命?”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声音,把我吓了一跳,我急忙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,可是声音却安静了下来,让我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“仙儿,有些事情不能感情用事。”

    再次出现的声音,又让我打了个哆嗦。不过这次,我听到了声音的来源。这声音竟然就是从写着三生有幸的小石头上传来。

    我走过去仔细研究了一下,发现这东西就是块石头,但是上面有一些圆形的小孔,仿佛是个音箱一样。

    之前说话的两个声音,我听起来感觉非常熟悉,先发出声音的是个男人,后唤孔仙仙儿的是个女人,琢磨了半天,没琢磨出是谁?

    这时,那男人的声音又说:“孔仙,你作为我孔家人就该担得起这份责任,这是你的宿命,不能更改的宿命!”他声音严肃,语调透着不可逾越的庄严。

    然而孔仙依旧把头埋在臂弯中,没有丝毫的动静。

    自打那男人说完这句话之后,我算是知道这声音出自于谁了?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刚刚这男人的声音就是孔仙的父亲孔向匀!而那女人的声音也就是他的母亲!

    可是孔仙好几年前就告诉我,他父母已经不在了,我当时也因此难过了很久,没想到这种时刻却又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仙儿,听话啊,咱们祖上一辈一辈传下来的事情,好不容易到了你这辈马上就可以终结了,你不能为了自己的情感毁了所有人的心血!你这样做太自私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婶婶的声音带着哭腔,我听着都难受,如果是我,可能什么要求都答应了。但是孔仙依旧不为所动,他甚至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,仿佛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在和他讲话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听着伯伯婶婶说的这些话,我突然想起了在小黑屋里时,孔仙曾跟我坦白过一些事情,他说他家族历历代代都在做着一件事,就是为让我进入王府而作准备。

    我想伯伯和婶婶说的,应该就是这件事。

    他们还在不停的劝说,从之前的语调柔和,到后来的恶言相向,甚至到最后乱扣帽子,直接给孔仙整了个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的罪名。

    我看着一阵恼火,我这前半辈子伯伯婶婶对我不错,在我心目中,我拿他们比自己的父母还亲。可是这短短的二三十分钟,我看到了所有的虚情假意,所有的图谋不轨。我第一次体会到人的城府,可以深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我承认我这人是心大,但此刻我却感觉心脏像是放在铁板里的牛排,被人拿着刀叉一刀一刀的划着,说不出的难受。我就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切,听着他们在那里劝说孔仙,也看着孔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。

    直到约有40分钟之后,这声音才逐渐缓和,紧接着我看到两个修长的人影,穿着白色的实验服,缓缓走进了我视线所及的镜头中。

    婶婶蹲在孔仙面前,把手放在他肩膀上,轻声唤了两句仙儿……

    她这一出口,就看见孔仙的双手瞬间握券,而且越捏越紧,仿佛正在和什么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    伯伯似乎觉得他们的所作所为对孔仙起了影响,于是便冲婶婶使了个眼色,让她继续。

    我的手也紧紧的握了起来,指甲恨不得抠到肉里去,整个人控制不住的颤抖,那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恨意,我只能把所有的赌注全都压在孔仙身上。他若能清醒,我们就赢了,但他如果最终真的被伯伯婶婶洗脑成功,那我就输了……毫无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可除了刚刚的变化之外,不管婶婶如何叫喊如何去推孔仙,他都没有出现再进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又过了三五分钟之后,我看到伯伯整个额头上的青筋都凸了起来,他烦躁的在空间中左右徘徊。紧接着,我竟然看到他走到孔仙身旁,一脚将孔仙踹倒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的心跟着一痛,瞬间冲到玉石跟前一顿捶打,想让自己进入到他们所在的空间中去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任何作用,我锤到的依旧是暖的玉石。虽然明知道自己做的是无用功,哪怕手掌已经青疼,我还是不停的拍打玉石。

    地上的孔仙闭着眼睛,又再次将自己蜷缩起来。然而伯伯却并不准备放过他,又是踢又是踹,看他依旧没有反应,还伸手将他提起来再砸向地上。

    婶婶脸上明显看得到心疼的情绪,但她却只是默默的蹲在一边偷偷抹眼泪,并没有上去阻止伯伯的暴行。

    他们一定不知道,孔仙背后还有满满的伤口吧……他们一定不知道孔仙连危险期都才刚过。

    我控制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,除了满满的心疼,更多的还有恨意!恨我自己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,就只能杵在这里看着……

    在今天之前,我总希望伯伯婶婶还活着,就像曾经孔仙只是给我开了个玩笑,或者他并没有调查清楚,只是他的猜想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刻我真的希望这两个人已经死了……

    我不知道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,才让孔仙告诉我说,他父母已经不在了。怪不得之前回村的路上,孔仙对于那大汉如此不屑一顾,根本不在乎他口中所谓的情报。其实他早就知道真相吧……或者说,也许他早就料到会有今天这一幕……

    孔仙身上的外套是黑色的,看不见伤口的情况,但我知道他背上的伤已经裂开了,我看到伯伯拉着他的时候,从他袖子里滑下来一串血珠。然而伯伯不知是真没看见,还是不心疼。依旧将他砸在地上,还补了一脚踩在他背上。

    我看见孔仙闭着眼睛咬着牙,反正就是死活不与他们回应。

    是啊,虽然我现在恨的牙痒,真希望看到他反客为主,站起来将这两人掀翻在地。但是……我还不懂吗?这个时候他做什么都是错的,站起来反抗毫无胜算,还会坐实他不忠不孝的头衔,落得自己心中一份愧疚。妥协又会违背了自己的心,成为别人棋盘上的一颗棋子,不得不继续完成老一辈人那害人害己的使命。

    其实换过来想,也许现在趴在地上的是我,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,不回应便是给他们最好的回应……

    可是我真担心这样下去,孔仙会被伯伯打死。之前那个脸上没有皮的怪人,中了人面竹得毒几个小时都没挺过去。孔仙虽然抵抗能力比他好一些,也经不起现在这样一番折腾。

    就在我纠结的五脏六腑快缠在一起的时候,伯伯才终于停下手,走到远一些的角落里坐下。他一只手盖在眉骨上,挡上了眼睛,我看不到他眼里的情绪。婶婶小心翼翼的一边责备,一边查看孔仙的情况,心疼的直掉眼泪。

    我感到胸口很堵的慌,倒不是我矫情,只是看着我挚爱的三个人,因为我走到如今的格局上,再想想小时候在村子里那些纯真的日子,又想到如今村子破败的样子,只感觉一阵的心酸……

    什么都回不去了……曾经所有的美好,如今却连回忆都不能让我有个圆满的,非得给我打的支离破碎,才算是我应该接受的宿命吗?

    “你都看见了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在我背后响起,我猛然一惊!急忙回头!

    就看见玲珑他们几个站在我背后,有两个人手里拿着一米多长的钢丝绳,几个大跨步就窜到我身边,作势就要将我绑起来!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我瞪着眼睛朝他们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人并不在意我说了什么,他们都是经过训练的高手,我的挣扎几乎没有丝毫作用,不出一分钟时间就被绑得严严实实的推到了玲珑面前。